新闻分类
很受白领观众喜爱
2020-07-28 07:3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他们的影响力正不断扩大,@笑道文化在新浪微博上有1.5万名粉丝,每次在咖啡馆等处举办类似于开放舞台、毛遂自荐形式的聚会,都会有几十个观众和自发报名的准笑匠到场。最近一场聚会8月31日晚上在新天地附近的一家酒吧举行,轮流上台表演的10名准笑匠大部分是25岁至35岁的白领,也有两个学生。10个准笑匠足足讲了3个半小时的原创笑话,一直到晚上10时30分才依依不舍地告别。

他的玩票之路,始于同样由白领邓涛等创办的相声团队“上海相声大会”。与他差不多时间登上舞台的许多白领,无法接受白天上班、深夜排练的辛苦以及种种现实压力,先后离开了舞台。张弘弢却愈发投入,他根据亲身经历创作并演出的相声《通勤上海》《海上传奇》《流川枫和孙悟空》等,因为贴近上海白领的真实生活,把相声的“胡同味儿”说出了“电脑味儿”“打印机味儿”,很受白领观众喜爱。即使天公不作美,演出上座率一般也会高于50%,热门场次还会满座。

马克等不少白领很羡慕都市原点话剧社,因为他们得到了黄浦区委统战部和侨办的支持,在演出场地、排练补贴等方面无后顾之忧。马克也希望自己的团体能进“官方名单”,得到经济资助,但在暂时无法满足的情况下,他们宁愿自己掏钱或寻求企业赞助,先把这桩“快乐的事业”做起来。为了“笑道文化”,马克已投入六位数资金,其他几个核心团队的笑匠也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前前后后加起来也有了六位数。

8月25日,经过10个月排练,都市原点话剧社的十余名成员在打浦桥社区文化中心上演了一出话剧《十月十八阴转晴》,以“关爱女性抗击艾滋病”为主题。此前,他们还编制过第一套上海白领工间操,已在全市推广。2010年上海世博会举办前,社员编过一台影响广泛的“左行右立”多幕剧,倡导市民在地铁电梯上左行右立。许多观众记住了一句台词:“不遵守‘左行右立’的都是猪八戒!”

从宝山吴淞的公司到南京西路全程17公里,夏天的太阳将柏油地面晒得黏黏糊糊,张弘弢没骑多久,背上的汗就直往外冒。他在一个路口抬手擦汗,口中默念的依旧是晚上演出要讲的台词……这是品欢相声会馆当家演员张弘弢给人的印象。自幼爱好曲艺的他,按照父母意愿循规蹈矩读大学、进国企。2009年,他在27岁时突然找到了人生的一个兴奋点———下班之后讲相声。

4 白领演话剧投身公益

马克的勇气从何而来?他认为,当下的社会缺乏创造力和勇气,而白领们热衷于下班后换上演出服,正彰显了创造力和勇气,将会鼓励更多人参与其中,所以,无论是说相声的、演话剧的,还是组合唱团、讲单口喜剧的,都会越来越体现其价值。

能够在繁忙工作之余坚持艺术理想的人,往往个性鲜明。无论是都市原点白领话剧社的副社长王文煊,还是“笑道文化”的马克等,都不约而同地提到这一点。在创作和排练过程中,争执、分歧在所难免,不仅发生在成员之间,还发生在成员与家人朋友之间。幸而,职场生存的经历让他们在保留个性的同时,也十分尊重彼此的观点和空间,懂得用对待办公室纷争的那一套白领规则,彬彬有礼地解决麻烦。因此,只要确立“公平客观、互相尊重”的原则,很多矛盾都可以化解。

兼顾工作和爱好,精力难免不够,少数人无法平衡,便破釜沉舟,作出一个让亲友大跌眼镜的决定:“辞职!”

再加上,良好稳定的经济基础决定了他们的心态,可以比较洒脱地处理“演出有没有报酬”甚至“是否需要贴钱”等问题。所以,无论是话剧社演员,还是合唱团成员,几乎都不计较经济回报,许多人自掏腰包买服装、买矿泉水、找场地,排练结束后再乐呵呵地搓一顿。不少人说,这种无关乎利益的关系超脱于工作,大家都奔着一个共同的艺术梦而来,是一种很舒服的人际关系,也是对枯燥工作的润滑和调剂。

8月底以来,4场由上海白领自发搭台的小型文艺演出在微博和博客上引发广泛关注。无伴奏合唱、话剧、单口喜剧、脱口秀等多种形式的演出轮番上演。文艺评论家、上海市政府参事毛时安说,下班之后去演出,已不再是个别文艺青年的行为,而是成为白领阶层的一股潮流。更重要的是,与不断涌现的选秀选手相比,这些白领的自我实现有更多公益性。他们的文艺梦,无关造星,无关盈利。

2 海归辞职组团演喜剧

有些白领还将目光投射到更加广阔的空间,借演出机会,为公益尽一份力。

加拿大海归马克曾拥有40万元年薪、500强企业销售经理的头衔,却不顾父母担忧,创办了一个最初讲脱口秀、后来表演单口喜剧的团体“笑道文化”。经过两年多时间打造,从最初的草台班子发展成为每月在1933老场坊微剧场固定演出两次、每场观众约150人的成熟团队。核心成员互称“笑匠”,有20余人,来自保险、摄影、培训等各个行业,不乏500强企业的高级白领和海归。

3 用职场规则化解矛盾

在“笑道文化”组织的聚会活动中,热衷喜剧的白领“田多多”的表演让大家捧腹。

2007年,因为要为黄浦区委统战部和侨办的“海燕博客”编排一个节目,几个毫无舞台经验的海归排练出一部反映女白领生活的《新编粉红女郎》,反响热烈。从此一发不可收,组成都市原点话剧社,吸引两三百名白领,排演了50多场有影响力的白领公益话剧,上演于上海大剧院、上海音乐厅、世博安保部队、社区文化中心等,观看人数达上万人次。

像张弘弢那样每次骑着28英寸“老坦克”从宝山赶到市区的“热血忠粉”不多,“打飞的”排练的白领倒有不少。

在圈内名气颇响的百格合唱团副团长张震说,每周至少排练一次雷打不动。团员们毕业前,几乎都来自交大、复旦、同济等高校合唱团,现在有的在世界500强企业工作,有的是公务员、研究员、教师,年龄都在30岁以内,正是打拼事业的阶段,工作都很忙。但是,有的团员即使在外地出差,也会赶在周六上午飞回上海,参加下午排练后,晚上再买张机票,飞回去继续加班。大家对合唱的热爱感动了远在北京等地工作的校友们,有些人来上海出差时,也顺便来参加一两场排练过过瘾。

1 “打飞的”赶场排练

虽然众多粉丝捧场使都市原点话剧社早已具备了售票基础,但他们依然坚持初衷,分文不收,免费演出,激发社会正能量。副社长秦云峰的话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如果没有话剧社,我的周末就是逛街、吃饭、k歌、运动或者宅在家里,加入剧社后,能做自己梦想中渴望做的事,很幸福。”

为了正儿八经地搞好单口喜剧,马克成为白领演出群体中极少数的辞职者,从“卖产品”转向“卖文化”。如此毅然决然、毫无经验地创业,令他的父母有点担忧。马克也自嘲说:“不成功便成仁,有朝一日毛脚见丈母娘,第一句还能吹嘘自己正在创业,万一细说下去,怎么办呢?总不能说是卖笑的吧。”

不过,笑道的发展速度让马克十分乐观:“脱口秀和单口喜剧不再是我一个人的自娱自乐,已成为很多人的梦想。”一个让笑匠们有些“惊喜”的现象是,在8月的“上海先行青年创意戏剧节”上,他们的专场演出票不仅提前两周售空,门外还出现了“黄牛”。笑匠进场时,遭到“黄牛”一路围追堵截,愿意出每张200元的价格,收购面值80元的门票,脱手价可高达400元。市场认可,证明了这群非专业演员的实力,也证明了白领演出给白领看的可行性。在笑匠中,有一名销售员也在考虑辞职,将更多精力投入演出。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zsjyxh.cn3459595cc新时代赌城|新时代赌城|新时代赌城网址|3455655新时代赌场版权所有